欢迎访问三七文学
当前位置:三七文学 > 轻小说 > 别太爱我,孤狼不想开后宫。 > 第二卷 第一章 羽鸟英玲奈想要成长

别太爱我,孤狼不想开后宫。 第二卷 第一章 羽鸟英玲奈想要成长(1/4)

章节列表
推荐阅读:从今天开始当城主 上门龙婿 我的青春恋爱物语果然有问题 帝霸 魔王学院的不适任者 武神主宰 关于我转生变成史莱姆这档事 欢迎来到实力至上主义教室 医武兵王(都市战神归来) 向往的生活[七零] 
    身体痊愈翌日,算上周末,这是我时隔四天重返校园。

    “哟,这不是姬宫吗。好久不见!”

    进入自己所属一年B班的教室,只见聚集在后方储物柜附近的现充集团中的一人——波川俊太郎露出爽朗的笑容,冲我“哟”地一声打招呼。

    他依旧是脸上写满了爽朗的家伙。刚结束了晨练,脖子上挂着一条毛巾,上卷至脚踝的裤腿下可见踝带,不知是为了解暑还是时髦,但总之看着挺时髦的,那就算是时髦吧。

    所谓帅哥干什么都帅,仅限帅哥。

    “感冒已经好了?”

    “嗯”

    “怎么得了感冒的?”

    “应该是上个礼拜那场雨吧。湿着衣服坐在开空调的咖啡店里待的时间长了”

    “待着看书吗?”

    “用你管”

    “哈哈!被我说中了!”

    波川大笑,露出一口灿烂的白牙,晃得我眼睛疼。怎么报复他好呢。把他的简历送到偶像事务所吧。

    自从交流会一事中化解了与邻班现充集团们的矛盾后,我便偶尔会遇到波川搭话过来。当然只是聊个一两句而已,没有发展到课间一同谈笑的程度。一直以来对我心怀猜忌的人,现在也开始把我当做同学来看待。

    凡事都有两面性。换句话说就是,有人心怀善意,亦有人反之。

    有的人说我是“不顾气氛直抒胸臆的人”,有的人说我是“冲谁都龇牙咧嘴的疯子”,有的人说我是“发起火来不知道会做出什么的恐怖分子”,等等。

    ——真的有人心怀善意吗?

    哎,对我的评价是好是坏,我都打心眼里无所谓。我不想受欢迎,也不愿意融入现充集团里面,只要能度过独身安静的高中生活便足矣。

    因此,听到波川组的伊刈大笑着说“再多请一天假就连休五天黄金周了啊!好可惜啊姬宫!”时,我的内心也毫无波澜。硬挤出一句话,脑残辛苦。

    忽然,感觉到有一股强烈的视线朝我刺来,转过头去,正与视线的主人——班级内女皇远藤比奈四目相对。她坐在波川旁边,依旧散发着浓烈的香水味。在这么热的天,要是跑去山上,恐怕要被甲壳虫和锹甲虫盖上一层。

    自交流会一事以来,远藤显然不再把我当成空气看,而是彻底视为眼中钉。且不论理由,她看不惯与她作对的我,这是毫无疑问的。不过,她也并没有往我鞋子里放图钉,也没有找当地的学长教训我,只是开始把我放在眼里并以此不满而已。我从空气升级到可见物质,反倒可以算是一种进步。

    我是不是太乐观了。

    远藤瞥了我一眼,立刻回到笑眯眯的表情,吸引现充组的视线。

    “今天放学后一起去玩吧~? ”

    远藤的一名跟班渡住立刻叫着“同意~!”,其他现充们也没有异议。放学后的日程眨眼间安排完毕。如果是远藤率队玩生存游戏,会不会很强啊。

    “不好意思,我今天不去了!我要和男朋友约会!”

    一名女生有些抱歉似地双手合十。她的名字是洞之濑梦乃,给我的印象是阶级地位仅次于远藤的潮女。腰间系着一件淡蓝色的开襟毛衣,合在一起的双手指甲逐一装饰得细致靓丽,无不体现着她上流阶级的身份,同时也让人联想到夜间的电子游行会(electrical parade)——当然只有她一人。

    “哎~梦乃,你又和男朋友玩吗~?”

    “多好啊。比奈你也快点找一个吧”

    洞之濑双手合十绽放笑容,远藤则是“哼,瞧你说的”地鼓着脸颊不满。看来,洞之濑至少有能力说出自己的意见。听着两人的对话,周围的现充们开怀大笑,渲染着无上青春的欢乐图景。

    看够了对我而言过于炫目的世界后,我毫不迟疑地走向自己的座位——第一排靠窗的位置。自第一次排座后,这儿便是我当仁不让的特等席。

    一边晒着暖洋洋的太阳,一边在书包里翻找陪伴我度过早会之前悠闲时光的书本时。

    “啊——!我也好想用和男朋友约会当借口甩掉聚会~~~!”

    “……”

    这个月换到我右边的家伙好吵……。她“咚咚咚!”地跺脚不停,一头栽在自己的桌上左滚右滚,像极了没有得到零食而发小脾气的妹妹。

    烦闷不停的这名女生唤作仓敷瑠璃,是活在当下的女高中生中的典型案例,活泼过头这个词儿用在她身上正合适。

    美咲、羽鸟、仓敷三人凑在一起,便形成了一年B班的良心三人组。目前,三人组已经凑齐,美咲和羽鸟也和我一样满心怜悯地低头看着仓敷。

    仓敷的脑袋啪嗒一声定格在看向我的角度。身体一动不动只有脑袋滚来滚去的样子很是可怖。

    “所以,姬宫,你来当我男朋友吧”

    ““咦””

    吃了一惊的不是我,而是她身旁的美咲和羽鸟。你们有什么好吃惊的。

    “你的动机太不纯洁了”

    “你那精准的吐槽在我心目中评价可是很高的哦。换成是别的男生二话不说就会答应,搞得我很无语呢”

    “你有点太自恋了瑠璃……”

    “什么~!华梨你不要以为自己比别人可爱就得意忘形!”

    “我才没有!”

    仓敷没有理会红着脸大声否定的美咲,依旧自顾自地发狂。她缓缓站起身来,把手放在羽鸟的肩膀——哦不,胸上,开始啪啪地拍打。

    “瑠、瑠璃……!?”

    “英玲奈,华梨,你们可不要当没事人一样哦”

    ““?””两人再次愣住。仓敷说道。

    “再过不到三个礼拜就是暑假了啊。再这样下去,我们就真的只能三个人一块儿过暑假了,这多悲剧啊!美好的暑假时光可是一去不复返啊!”

    “我倒是这个样子也无所谓……”美咲悄声嘟囔,然而仓敷没有理会。“够了不要再拍了……!”羽鸟害羞地抗议,然而仓敷没有理会。

    “而且,最关键的是……”

    “最关键的是?”“最、最关键的是……?”

    “我打工的那家家庭餐馆会优先给没有对象的人排班啊!我该怎么办!如果焰火大会那天只有我一个人穿着餐馆的制服该怎么办!我也想和别人一样穿着浴衣和男朋友逛!”

    关我毛事。

    我不想再进一步扯上关系了,于是拿起耳机准备塞进耳朵里,却被仓敷抢先一步伸手挡在耳朵和耳机之间。

    “你看我这么可爱!这么迷人!姬宫!我到底该怎么办!?请简要叙述!”

    “……。去须磨海滩看看怎么样?”

    须磨海滩——说到兵库县的海水浴场,这儿大概要排在列表中第一或第二位。

    仓敷盛怒。

    “你这个蠢货!那儿不是出了名的男女搭讪地吗!”

    “所以才说了啊”

    “驳回意见!搭讪才不会带来命运的邂逅!”

    所以你才长这么大都没对象不是吗。

    预备铃响起,告示即将上课。仓敷仿佛用尽了时间的拳击手一般,脚步疲惫地回到自己的座位上一屁股坐下来,响亮地叹了口气。

    “不过,海边啊……真棒啊。好想和男朋友一起下水啊……好想在岸边小摊上一起吃刨冰和炒面啊……好想在夕阳西下的沙滩上我跑在前他追在后啊……”

    好奇怪啊,羽鸟的脸红彤彤的,而且忸忸怩怩。

    “嗯嗯嗯?”

    眼尖的仓敷没有放过羽鸟的举止。她再次起身,凑近羽鸟,开始细细观察。

    “英玲奈……难道,你打算和男生去海边吗?”

    “!不、不是……”

    “其实不是海边是游泳馆——可不许说这种结局哦?”

    “……”

    “~~~!你这个叛徒~~~!”

    “哎……!?”

    仓敷终于不能忍了。她由下至上,猛地扑向羽鸟,一把握住后者的巨乳开始揉捏。

    “可恶~~~!最老实的人居然长这个样子!披着好学生的皮其实这么狂野!用这么大的胸围秒杀男生们!”

    “狂、狂野……秒杀……?”

    “够了,瑠璃!快点松开英玲奈!”

    “我不!你这么说的话,连你也一块儿揉!”

    一边是被揉的女孩,一边是揉个不停的女孩,第三名女孩试图挤入两人之间,结果同样惨遭毒手——如此神圣的一幕,自然吸引了众多男生的目光。

    “好想进入华梨她们的三角形里面啊……只有一次也好啊……”

    “我太懂你了兄弟,我也想一脑袋扎进里面……拿十年的命来换也好啊”
>>



  三七文学
  (www.3qxs.com)

    “我拿一辈子来换也好啊”

    察觉到围观男生的视线,美咲大叫“男生们不许看——!”然而那副因慌张而动摇的神情也实在是可爱,只换来男生们更加松懈的笑容。

    今天也是和平的一天。

    “姬宫你也快来帮忙把仓敷——!?你、你怎么开始听歌看起书来了!?不要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啊!”

    关我鸟事。要是让别人知道了羽鸟其实是要和我一起去游泳馆,百分之百会变得更麻烦。

    听到预备铃响仍没有停止性骚扰的仓敷被天海老师狠狠骂了一通,是自然的后话了。

    * * *

    放学后,来到文化楼四层的空教室——又名私人教室(private room),被另两人称为秘密基地的地方。今日我依旧充分享受着无可替代的单身时光,坐在钢管椅上听着手机中播放的网络广播。

    视线漠然移向安装在墙壁顶部的空调。自然地,空调没有打开,处于未被充分利用资源的状态。如果打开的话,在这间教室里的生活毫无疑问会更加舒适,但打不开那也没办法。我能采取的最佳措施,只有持续扇动代替空调的扇子。

    扇子上印着一位我所熟知的美女的图案,配上“君歌粉丝俱乐部 ~SONG FOR YOU~”的老土文字。我是从书架的缝隙里找到的,大概是某位毕业生留下的遗物。

    “天这么热,好想吃冰淇凌啊~”

    “嗯。可能吃不了几口就化掉了”

    略微转移目光,便落在了坐在长桌对侧前方两个座位上理所当然般谈笑中的美咲和羽鸟身上。我已经懒得吐槽了,权当是公共场所里的公共席位,就像在图书馆或电车里坐在旁边的客人一样。

    唯一的区别是,她们会十分频繁地冲我搭话。

    “今年的夏天要和最好的朋友们一起度过,留下最美的回忆!夏天最棒了!”

    正在听的广播是我常听的关西地方台节目,主持人用明快的语调念出听众的来信。写这封信的人显然是百分之百的浓缩还原现充。

    哼。我不由得笑出来。

    “姬宫,你刚才心里把我们当傻子了吧?”

    美咲眯起圆溜溜的眼睛朝我瞪来,像是在说“你想的事我全都知道”一样。

    “才没有。只是觉得你们像喊惯了最棒,见到什么都说是‘神作’的网络直播人一样”

    “你这话翻译过来不就是把人当傻子吗……”

    就像是某些人动不动就说“这是我一辈子的请求!”,或是总把一些极端的形容词挂在嘴边结果听起来根本没那么厉害一样,被称作现充或派对狂的人们总喜欢公开自己身边的大大小小各种琐事,仿佛要以此来彰显“我们好棒~? ”一样,实在无法理解。

    在SNS上发布说说或状态,关注者总喜欢在下面“顶”一下,要我说那个百分之百是“顶你个肺”的意思。当然,我没有朋友或关注者,没法验证自己的猜想。

    “总是冲别人显摆自己最棒的人,实际上并不是想要成为最棒的,而只是想要满足个人的展示欲望吧?只要真心地自我满足了,不管别人怎么想,都会觉得自己是最棒的吧”

    我发表基于自身经验的感想。

    看着别人脸色喊“我最棒”的人,要我说差劲透了。自己想开心的话,只要让自己满意不就好了。

    换句话说就是,日常生活中唯单身者最强。你们可要记住了。

    “姬宫又开始哲学式地自言自语了……”美咲无奈地吐槽。

    “我明白!”

    羽鸟迅速地靠近过来,像是在喊“超懂的!”一般猛地向前探出身子,胸前的巨乳沉甸甸地坠在桌面上,被挤压得向四周摊开,形成一片新的宇宙(it's a big world)。

    一直盯着人家的胸部很不礼貌,我迅速将焦点转向羽鸟的面孔。只见平素沉稳的表情被纯粹的笑容覆盖,灿烂如华。

    “看到视频标题写着最佳,点进去一看觉得好像一般……?这种事情好多的!”

    你同意的是这块儿啊。不愧是外表像大人、内心亚文化的女孩,一旦盯上便紧咬不放,恨不得要把Youtube上的种种视频欺诈吐槽个遍。

  -->>

章节列表
新书推荐:明越坡 浴血净卫 生存作业 回答我吧!关于学长的100个问题 生存游戏GO!! 这岛国的画风太中二了 学园都市OF THE DEAD 穿成重生文好孕炮灰 绝地求生之全能战神 诸天我最凶 魔眼术士 临死前想杀个神